變蠅人(The Fly,1986) 文/猴子(侯憲勛)
原文網址:腸光男孩躁鬱症-樂多日誌

 

大衛柯能堡(David Cronenberg)執導的「變蠅人(The Fly)重拍自1958年的同名科幻恐怖片,描述科學家布蘭多(傑夫高布倫飾)發明出一種電子傳送艙,可以把各種物體分解重組後瞬間傳送到他處。實驗過程中,布蘭多意外將自己和蒼蠅關在一起,電腦把他與蒼蠅分解重組,融成一體,他的身體慢慢發生變化,最終成了半人半蠅的恐怖生物。



1958年版的變蠅人

以現在的眼光看1958年的老版本,片中科學家頂個毛茸茸的巨大蒼蠅頭,雖然還是詭異,令人不舒服,但同時這種誇張造型又讓人忍不住想笑;相反的,大衛柯能堡1986年的這個版本,化妝效果現在看來一點都不過時,視覺震撼和噁心程度依舊教人目不忍視,生動鮮活地將布蘭多的痛苦異變傳達到螢幕這頭來,絕對令觀眾感同身受。

 

「變蠅人」賣的不只古怪劇情和恐怖怪物,在噁心的外表包裝下,這部電影還有種動人的人性情感,如果褪去這層噁心外皮,裡頭藏著一則充滿悲劇性質的愛情故事。電影開門見山從布蘭多和女主角薇若妮卡(吉娜黛維絲飾)在宴會中相識說起,他帶著這位美麗的科學雜誌記者來到家中,向她介紹自己驚人的發明。薇若妮卡欣賞布蘭多的天才,布蘭多也對薇若妮卡一見鍾情。飾演男女主角的傑夫高布倫Jeff Goldblum)和吉娜黛維絲Geena Davis),當時在戲外就是一對男女朋友,他們把現實生活的濃情蜜意帶進戲中,擦出的火花十分耀眼,即使電影越到後來,男主角臉上和身上的特效化妝越來越厚重,越來越噁心,也掩蓋不住兩人間動人的浪漫氛圍,讓悲劇性的結尾更教人惋惜。

 

我雖然不喜歡看這類令人作嘔的恐怖片,但「變蠅人」一路平鋪直敘,節奏明快,讓我覺得精彩無比,過癮極了。劇情的走向也有些出乎我意料之外,沒有太多畫蛇添足的陰謀詭計,旁枝末節,即便這是部驚悚電影,也鮮少出現那種故意設計來為了嚇人而嚇人的不必要橋段,故事完全著重在布蘭多的異變,以及他和薇若妮卡的感情上。

 

我原以為布蘭多在變形過程中,會逐漸喪失人性,失去控制,但是到後來,即使他劫走薇若妮卡,仍沒有任何傷害之意,還是能感受到與他恐怖外表相反的柔情。布蘭多雖有些天才的孤僻習慣,但不是佛蘭肯斯坦(Frankenstein)那樣的瘋狂科學家,不至於瘋狂到把自己變成半人半蒼蠅的怪物。這只是個實驗中的意外,起因於自己的疏忽,實驗當晚他起了忌妒心,忌妒薇若妮卡去找前男友,歸根究底,這場悲劇的肇因是愛情。

 

片中許多設計和隱喻都值得玩味。鏡頭常特寫男女主角的臉部,飾演布蘭多的傑夫高布倫,他有雙凸出的大眼,在他還沒變成蒼蠅前,大眼睛總咕溜溜不停打轉,好像隨時分心打量其他的事,令人直覺聯想蒼蠅的大眼和一刻都靜不下的躁動不安。布蘭多的電子傳送艙造型是橢圓狀,在陰暗髒亂的實驗室裡就像一個個蠅卵。蠅人的恐怖不用多說,是直接能感受到的。恐怖一方面來自演員外表那噁心的化妝技術,一方面則是源於觀眾的內心,怎麼能想像與蒼蠅合為一體?人類始終對自身種族帶著潔癖的優越想像,混種已經覺得不可思議,更怎麼可能和這種圍繞骯髒腐敗的生物?最恐怖的是,人類的力量竟抵不過蒼蠅,最後裡裡外外都讓蒼蠅的基因侵蝕佔據!對這種不潔感──當然很容易延伸往疾病感染或基因改造──的不安和恐懼,成了這部片駭人的深層原因。

 

「變蠅人」將在今年的高雄電影節裡上映,這次播放的是數位修復版本,片中最令人難忘的逼真化妝術曾經獲得奧斯卡金像獎,就算二十幾年後拿來在螢幕上這樣清晰地放大檢視,還是一點都不會讓人感覺虛假。最棒的是,修復後的精準色調絕對不是一般版本可以呈現的,例如上頭這個接吻鏡頭,在修復版本中兩人臉上的光,顏色更明顯地能區別出來,薇若妮卡那端是溫柔的粉紅色,布蘭多這頭則是暗藍色。這個鏡頭雖是個浪漫的時刻,但此時的布蘭多已和蒼蠅融為一體,他絲毫不知自己體內已經開始產生異變,在他臉上的冷調藍光暗示了接下來的悲劇,也增添了許多詭譎不安的氣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ff2012 的頭像
kff2012

2012高雄電影節Kaouhsiung Film Festival

kff20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