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自台灣立報  文■唐澄暐 

雖然這樣稱讚有點奇怪,但高雄電影節確實搔到我的癢處。想看奇幻、科幻電影,但不滿足於好萊塢刻板的橋段和特效;偶爾聽聞標榜奇幻的影展,一看介紹,卻總是奇情多於奇幻,感受不到幻想應有的生猛與粗獷。(還有,不要再提活屍了,不是沾到活屍就叫奇幻)一看高雄電影節的片單——蘇聯科幻、台日特攝、未來時代……就彷彿不求人來回抓在那個癢到不行的點上,令人忍不住想喊一喊這瞬間的痛快。

暴走自由《瘋狂雷電路》 像這次安排的石井岳龍導演專題,就足以讓人瞬間五味雜陳。原名石井聰亙,日本獨立電影的重要推手之一,作品帶有狂放的影像風格與強烈的音樂節奏,《瘋狂雷電路》是其早期的代表作。這部暴走族電影有著強硬的視覺和聲音,展現狂熱少年與龐重機械結合的狠勁,更有超乎現實的械鬥大場面。但故事並不止於械鬥,真正的暴走在於不羈的狂野。一開始還以為講的是暴走族集團領袖在爭鬥中的矛盾困境,像是任俠映畫那樣的開展;沒想到焦點其實就是擾亂分子——那個不聽從任何權威,連暴走族領袖都頭痛的敢死隊隊長阿仁。

遊走在廢墟間的暴走族,逐漸被各種制式化的暴力所操縱、馴服,最後反而集中火力對付僅存的頑劣者阿仁。諷刺的是,那些教訓暴走族該要成熟、長大的前輩,最後證明了不過就是把暴力收為己用的極端分子,反而一開始讓人覺得怎麼如此頑劣的阿仁,卻是越看越有個性,即便一次次被逼進絕路,卻再三閃耀著自由的刺眼光澤而越來越讓人喜愛,最後的瀟灑更是讓人難忘。

《夢幻銀河》驚悚想像中 儘管《瘋狂雷電路》有著心跳加速的狂熱,卻不是石井謹守的風格。《夢幻銀河》除了音樂仍維持強烈氛圍,內斂的畫面很難想像是同一個導演的作品。故事發展自少女的憧憬和禁忌挑戰,猶如另一個「藍鬍子」童話。困在山中小鎮擔任車掌小姐的富子,同時面臨一位車掌朋友的死訊、一則關於花心司機的都市傳說,和一名司機的到來;富子在謹慎發掘真相的同時,卻慢慢查覺自己渴望逃離的心,已被新司機的神秘魅力吸引而去。

就如《夢幻銀河》的故事起於想像和渴望,電影的氣氛也在平靜中充滿著幻想的餘地。儘管少了大半狂熱氣息,電影迷人依舊,只不過轉向內在屏息的緊繃情緒,彷彿危機處處存在,卻只能一步步走去而別無選擇。值得一提的是,淺野忠信在片中演出寡言的新司機,鏡頭時常如戀人般凝視著他沉默的正臉、側臉與眼神,實在令人著迷。

《終結死亡》原名《Dead End Run》,則是連續三段絕路底的掙扎。這三部曲又回到了令人心跳加速的節奏,從三個男人不要命似的奔跑開場。當他們無路可逃時,生命的輕重便以不同形貌在它們面前超越現實地展開。人要到了什麼時分,才能體會另一個人言語的重量?人到了什麼地步,才會真正把生命放在天秤上衡量而不是口頭上?人在生死交關時,直視的究竟是眼前、過去還是誰的內心?

極度炸裂《八萬伏特霹靂神龍》 不過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倒是一部劇情不多,但足以震到全身發麻的奇作《八萬伏特霹靂神龍》。電,足以引發人心中深藏的巨龍,那頭狂暴難以抵擋,發怒起來無人能擋的野獸……一個少年被高壓電貫穿全身,從此成了能與爬蟲類感應,用電吉他發洩電力的「八萬伏特霹靂神龍」——龍眼寺盛尊,活在充斥著高壓電與電磁訊號的大都市,靠著尋找爬蟲類寵物維生。

然後,挑戰者就登場了!(真的,就這樣)半面佛打扮的雷電佛藏一邊修理電器、一邊追蹤電波訊號制裁惡人,然後毫無來由地對龍眼寺發動挑釁,一場高壓電流的大戰就直接炸裂了!

全片被電流與其帶動的、令人神經衰弱的導電聲和火花巨響所籠罩,整個勾起小時候對電的緊張與畏懼。電雖然帶來能量與光明,但在被轉化為功能以前,意象中卻充滿冷酷和暴力——只要被電一下就知道那矛盾的感覺了;尤其當電沒被轉化到正當途徑時,那更是極度危險的象徵。

爬蟲類有著和電一樣冷酷而瞬間衝動的咬勁,而龍像是天上一道閃電,又像放大幾百倍的爬蟲;身載著電力的龍,只能說是這時代最普及的危險生物。同時,電在這個時代所溢發出的電磁波,更成為折磨腦袋的想像;極力壓抑渾身電流、傾聽大量電磁的雷電佛藏,彷彿在電波的苦海中普度眾生。然而,兩個電極越靠越近,最後就只能霹靂火花中,展開一場龍佛間的伏妖大鬥法。導演將全部感官刺激推至極限的結果,讓整部片從頭到尾無法喘息,僅僅一小時不到就讓人接近過載,但,又彷彿從觸電以來,從沒有這麼痛快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2012高雄電影節Kaouhsiung Film Festival

kff20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