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為一個學測臨頭的高三學生,來參加高雄電影節青年評審團實屬罕見,是浩浩蕩蕩三十多人裏唯二的稀有動物。報名參加之前,我內心經過天人交戰,究竟是埋頭準備學測呢?還是投我所好,學習影評技巧,並體驗一次當國際電影評審的經驗?幸好,我果然沒有後悔,經過資深影評,同時也是雄中學長的鄭秉泓十小時的影評速成教學,電影的大門在我面前展開,我頓時覺得視野倍增,全身充滿力量,準備好來當一日評審了。

這些藝術電影,普通高中生不易接觸到,迥異於商業電影,有自身一套標準,但有些大師級的作品過於晦澀,我還是無法完全理解。經過篩選進入綠色短片的共十六部,大致上可分為紀錄片、動畫片與劇情片。

這十六部短片各具特色,讓人難以評斷高下。不過有一個可惜之處,片名的中文翻譯無法完全表達原文的意思,許多有趣的雙關語,或是導演真正想表達的理念,就在轉換的過程中流失掉了。

例如《蒼蠅王Abiogenesis》的真正意思是「無生源說」,就這部片的表象評論也許只觸及到機械體華麗的變形,或是人類植民新星球的過程,其實,它是在辯證生命起源的定義,機械起源算不算是自然發生的?更深層的問題是,機械算不算是生命?在這個急速工業化的現代社會裡,這已經成為了未來不可忽視的生命倫理課題之一。

《貧民時尚大道Unravel》的意思是「」拆解,以建構的相反詞命名,導演是想藉由互相對立的存在將文明世界對立的另一個世界呈現出來,並諷刺文名世界的鋪張浪費。《二手奇蹟Second Hand》的意思既有「二手」又有「秒針」的雙關之意,對照片中呈現的「回收再利用」與重要的意象「時鐘」,能將導演想傳達的理念進一步向下刨深。《尋愛馬戲熊Ursus》則是將「Ursine熊」與「Circus馬戲團」兩個字相融合,產生一個新的組合字作為片名。

《小蘿莉冒險工廠Ephemeral》是最令人費解的兩部片之一,片名的意思是「僅有一日生命的;短暫的;只生存一天的事物」,讓人不禁想探究片名與內容的關係,那個「只生存一日的事物」究竟是指甚麼?片中的劇情是一個小女孩誤闖了一個黑幫的刑求現場,讓黑道短暫的放下惡念,欣賞小女孩拙劣的舞技,雖然驚險重重,但最後還是在兩方都搞不清楚的狀況下安然結束,小女孩快快樂樂地拉著祖母回家,黑幫則是繼續刑求下一個人。第一個被刑求的人應該就是準備要幫小女孩試鏡的音樂老師,從他哼的歌、寫出的高音譜記號與指揮的手勢可以看出。

由此推測,那個「只生存一日的事物」應該是指黑道乍現的善心,導演想探討的應該是善與惡的衝突與否。片中黑道雖然窮凶極惡,但在面對天真的小女孩時依然會卸下心防,可見善與惡可以同時存在於一個人的心中,沒有人是全然的善或惡。但是對小女孩來說,她是毫不知情的走了一回鬼門關,在見到惡的時候無所察覺,青年評審團就有人曾經提出這個問題,它也許是要闡述一個現象,未成年人對社會的險惡無所察覺,因為成年人會有意無意地不讓他們發現,但是社會上仍無疑地是充斥罪惡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ff2012 的頭像
kff2012

2012高雄電影節Kaouhsiung Film Festival

kff20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