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次的活動當中,我頭一次能夠在一天之內,一次欣賞那麼多部精采的短片。畢竟平時能夠接觸到的「電影」,例如好萊鎢的影片,大多都是一百多分鐘的作品,要在短短的五到十分鐘之內,將導演所想要呈現的內容展現的淋漓盡致,確實是一門不得了的學問。這次有幸能夠觀看進入決選的16部優秀作品,實為一大榮幸。

    而在這些作品當中,我最印象深刻的就屬Leon Rechy導演的《越過死亡線》。一位原本應該懸壺濟世的醫生,如今的工作卻是負責處決死刑犯。影片一開始就在昏暗詭異的燈光下,呈現醫生為犯人注射毒藥,並在犯人停止掙扎後宣判死亡。而在這之後,那位醫師走到洗手檯前洗手。這一幕讓我聯想到彼拉多在宣佈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時,他也命令僕人端來一盆水,並清洗自己的雙手,代表的是:「這人的死與我無關」。當片中的醫生望著鏡中的自己,他所看到的究竟是一位正義的執行者,還是一位殺人兇手?之後他到餐廳去用餐,這時導演用各種食物被處理或食用的特寫畫面,例如:被切開的肉片、被硬生生捌開的生蠔、食物在客人嘴裡咀嚼的聲音用種種生命被摧殘的景況,投射出了此刻醫生心中的不安、愧疚、恐懼當他再也無法抵擋良心的譴責時,他便衝進廚房,「救」起了即將下鍋煮熟的龍蝦,並把牠帶回自己住處的浴缸中-和其他以前同樣逃過一劫龍蝦放在一起。有趣的是龍蝦的雙螯和將被處死的犯人一樣,都被束縛住了。那些浴缸裡的龍蝦,每一隻就代表了一位被醫生處決的死刑犯,因為醫生受不了心中的譴責,所以把龍蝦當成移情的對象,好稍微舒緩自己的罪惡感。

    我認為這支影片赤裸裸的呈現了我們人類在面對大自然時,那種矛盾的心態。例如:為了經濟發展等理由,砍伐大片大片的森林,砍夠了之後,環保團體發聲,政府發覺不對勁,再隨便立個法,說要保育森林、限制砍伐量好平息眾怒,以及自己心中的罪惡感。又好比為了蓋一座大樓,就把原先大片的樹林剷除,事後再意思意思的蓋個小公園,賣房子時還打著綠地的名號,殊不知這兒以前正是一大片蓊鬱的樹林啊!人類常為了自身的利益,捨本逐末,忽略了與自然共存的必要,直到大自然反撲,或是有人意識到大自然的重要性,才在那兒亡羊補牢,說實在的都為時已晚。說要自備環保筷,卻還是貪圖方便使用免洗筷;說要自備環保杯,卻還是嫌麻煩而使用紙杯。我們常常在不知不覺當中,心中想著要保護地球,卻又時常做出傷害地球的行為。說真的,那些身為環保團體的幹部,真的不會使用任何免洗餐具嗎?真的不會買礦泉水嗎?我們究竟是該好好維護供養人類生存的大自然,抑或是好好的利用、剝削大自然,只為了更便利富足的生活?

    非常感謝有這個機會與榮幸參加這次的活動,無論是鄭弘儀導演精采絕倫的課程,還是欣賞這16部綠色短片,或是和同學們熱烈踴躍的討論,皆使我獲益良多,讓我對電影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也得到了來自各位同學的啟發。電影於我,不再只是單純的影像,而是每一位導演心中的想望,最真誠的展現。

創作者介紹

2012高雄電影節Kaouhsiung Film Festival

kff20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