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作我的她 Farewell Loneliness

導演莊淮媗 映後Q&A

 

片中人物的共通點似乎都十分寂寞,導演拍這個故事是因為什麼有感而發?

 

這部片中提到一位老伯伯的自殺事件,那其實是真有其事。如果一個人會想帶著充氣娃娃一起跳樓,我覺得娃娃的意義就不只有在生理需求的疏解,而是有心理層面的意涵。我個人認為,台北是個很寂寞的城市,你跟你的鄰居都不太認識,如果獨居者過世,可能要等到發臭才會有人發現。

 

充氣娃娃的文化從日本傳到台灣,在台灣的銷售市場也算不小,在拍這部片時,我也真的有去參觀過全台生產充氣娃娃最大的工廠,在南投的農村中。娃娃的價格是25萬一個,聽起來蠻貴的,但銷量很好,娃娃真的能客製化地加上聲音,非常奇妙!

 

我片中的主角會如此依賴娃娃,跟他母親早年離開他,沒有照顧他長大有關,某種程度他是很恨媽媽的。會感覺寂寞也許是人生很多層面上的缺乏,像大雄在演藝工作上的不順遂;而小丁缺少家人的關愛;婆婆則是知道自己來日不多,但她擔心著孫女未來不知道能托付給誰;小女孩提提其實明白媽媽再也不會回來了。這些寂寞者交織成整部片的故事,充氣娃娃的串聯其實也象徵某種心理的依賴。

 

劇中人物的命名,大雄與小丁是否與哆啦A夢有關?

被你們發現了,我的確是哆啦A夢的漫畫迷,大雄與小丁噹都是很孤單寂寞的角色,大雄一直想要做一番大事,讓朋友羨慕他,就像《訂作我的她》中的大雄,全心渴望自己的事業能大紅,而小丁噹則是被孤單留在地球的外星人,就像小丁被母親丟下。

 

片中的老伯被發現有充氣娃娃後,被鄰居噴漆寫了「變態」,那他後來如何解決(反應)?

老伯的娃娃被發現後,等於他的隱私被外人侵犯,雖然大家表面上說那沒什麼,充氣娃娃很正常啊,但他還是被鄰居投以異樣眼光,這很悲哀,但他最後真的沒有容身之處,他只好搬家了。

 

小丁在最後一幕騎機車載著他的充氣娃娃,為什麼用仰角鏡頭呢?

那一段我是設計成透過娃娃的視角看待城市,在台北城市中穿梭,若攝影機放在機車後座的娃娃視線的角度,就會看到特別高大的101大樓,我想讓觀看這件事在片中有些變化。

 

影片中兩次掃墓的場景都有出現蛇,請問有依據什麼典故嗎

在懷念逝去的親友時,人們都會期望他們能回來,也許是透過某種形式或其他動物的形體,就像梁祝裡面的蝴蝶。雖然我沒有依據什麼傳奇典故,但墓地裡真的有很多蛇,在掃墓時看到牠,就會感覺是逝者回來,讓生者不再孤單。

 

請導演聊聊不同觀眾看過此片的反應

我之前也把這部片帶到歐洲放映,那邊的人的問題就讓我印象深刻,好像不同民族的觀念真的有差別。在東方的確比較壓抑,雖然每個人都有各方面的慾望,但在亞洲好像會不敢隨便讓身邊的人知道。但在歐洲,那裡的觀眾常會問我,既然覺得很丟臉為什麼還要購買娃娃?在他們的想法裡,如果有勇氣買,應該也不會害怕被別人知道,對他們來說滿足自己的慾望並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這樣的反應也許是不同文化之間的差異吧!

創作者介紹

2012高雄電影節Kaouhsiung Film Festival

kff20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